Reki

二次元修行中的不科学后期君w 半吊子文手? /夏娜SAMA/豆丁/小丧/阳炎/hibiya/LB/恭理/ELS/DCVP/喵酱/

唱给雅音宫羽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3069/


旧货。OOC注意。
配合链接食用更佳。



眼前,是一片花林。纯白花蕾缀满枝。
在那片花林前,一位一席蓝衣的女孩,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,微微的的笑了。

“天依,天依?”
听到阿绫的声音,我才猛然回过神来,看到了阿绫有些担心的脸庞。
“恩?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看天依在发呆有点担心。”阿绫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指了指桌上的食物,“包子都快被我吃完啦。”
“阿绫好过分!”
“谁叫你在发呆。”

我明明和阿绫正在一起吃包子,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她呢?那个女孩子…
银灰色长发,透亮的红眸,与我相同的脸庞,灰蓝色衣裙。
她是我最真实的样子。

“呐,阿绫。”
“怎么了?”阿绫放下送到嘴边的食物,一脸笑意的看着我。
“阿绫有没有这种情况?脑海中有这么一段记忆,你以为它从未发生过,但记忆又确实存在着。”
她会理解我说的话吗?
“天依你说什么呢,做白日梦了么?”
阿绫又把我当笨蛋。

“这些花什么时候会开呢?”
和那个女孩漫步在树林中,找寻着隐于枝叶间的花蕾。
“是啊,什么时候呢?”她端详着娇小的花蕾,思考了一下,“应该过段时间吧。”
“真希望能快点开啊,那时候,我们也一起来看吧。”
她低下双眸,沉默了半晌轻轻应了一声,琥珀般的眼睛里,隐隐的藏了份忧伤。

“阿绫,我们去吃糖葫芦吧!”
“才刚吃完呢,吃太多会肚子痛的。”阿绫叮嘱着我。
有时候觉得阿绫有点像妈妈呢。
“可是我想吃…”一脸可怜的样子看向她。
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阿绫微笑的看着我,脸上似乎满满的都是宠溺。

“以后做什么比较好呢,真是让人为难。”
“以后…么?”她有些犹豫,但是还是以充满憧憬与向往的声音回答我,“我要成为一位出色的歌姬,唱出心灵的歌声。”
我明白她深爱着唱歌,唱出属于心灵的歌声,这就是她的梦想,那么我也——
“我也想成为歌姬…”
她忽然抱住了我,声音里似乎满是兴奋,“真的么?!”
“怎么了,突然就…?”我不太明白她突然改变态度的原因。
“那约定好了,你一定要把我的梦想延续下去。”
你的梦想,为什么要由我来延续呢?

“啊——呜,好甜。”
突然发现手上的糖葫芦少了一颗,假装有点生气的质问着作案者,“你偷吃我的糖葫芦!”
“别生气啦,天依一直在发呆,没事吗?”阿绫关切的问着。
让阿绫担心了。
我摇摇头,向阿绫表示我没事的样子。

“别哭啊。”伸出手,为面前拼命微笑的少女,抹去眼角的泪水,“你,要消失了吗?”
她轻声应着。
“害怕吗?”将少女拥入怀中,她纤弱的身躯,不住的发抖。
“害怕得不得了,消失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完全不知道。”她轻轻的圈住我,连声音都在颤抖,“但有你在身边,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对吧?”
轻抚着她的后背,尽力让她感到安心,“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。”
“太好了。”
双臂之中,渐渐失去了触感,眼前少女的躯体慢慢的消散,直至完全消失…
“再见。”这是再会的约定。

“阿绫认识雅音宫羽吗?”
“恩…?”阿绫思考了一下,但脸上却是疑惑,“没什么印象,天依认识吗?”
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。”向阿绫露出了自己满意的微笑。

呐,小羽,山楂花已经开了,满林的白色花朵很美。
我们不是说好一起来赏花的吗?可是现在的你在哪里呢?一定就在我的身边吧,与我看着相同的风景。
小羽你还好吗?
我每天都有努力唱歌,阿绫最近也说,我的歌声越来越能打动人心了。
总有一天,我能唱出心灵的歌声。
你也一定是这样深信的吧?
献给我亲爱的雅音宫羽。

『三题故事』星星、灯笼、匕首。

视角:瑚太朗--小鸟--瑚太朗

OOC严重。

小鸟线通得太匆忙,实在不太记得清剧情了=口=。



「我们一起逃走吧!」我向瘫坐在地的青梅竹马伸出了手。

小鸟缓缓的抬起头,脸上仍有泪珠不断滑落,对如今事态深深的恐惧与绝望,以及对长期以来的「责任」的疲倦与无可奈何,早已一览无遗。

「那是不行的啊,瑚太朗,因为键她……」

旁边红色丝带少女断断续续的歌声令人感到莫名的不舒适。

「和我一起逃走吧,小鸟,逃离这个该死的任务!」

--------

我最终还是逃走了,和瑚太朗一起,虽然没有具体的方向和目的地,但是瑚太郎说,逃得越远越好。

就算在琪比摩斯死掉,「爸爸妈妈」也已去世的现在,没有任何抵抗方式,手无寸铁的我们,也要这样不断地逃跑吗?我曾这样问过瑚太朗。

要。

继承着死者的遗志,努力的寻找生存下去的方法,直到最后一秒也不能放弃,小鸟,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。这是瑚太朗给我的答案。

真狡猾啊,瑚太朗,这样我还怎么告诉你,我曾多次想用私藏的匕首,结束自己令人厌烦的人生啊。

……

键开始唱歌了。

『砰』枪声。

键死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

--------

身体被抽离了力量,无力的四肢致使我瘫倒在地,接着疼痛感袭来,似乎要将我的整个身体撕裂。

啊啊,没有了键的丝带,我又回到濒死状态了啊,原来通向死亡的疼痛,是这么让人难以忍受。

无尽黑暗的视野中,出现了一处小小的光亮,那是什么呢?在风中的辅助下逐渐上浮的灯笼,还是那最为闪亮的一颗星星呢?

『…朗,瑚太朗!振作点,睁开眼睛看着我!瑚太朗,不要死啊!』

耳边传来小鸟的呼喊声。

对不起啊小鸟,最后还让你这么伤心。

『三题故事』力量、寿命、陪伴。

「呐,兔角同学,蜜蜂的寿命有多长,知道吗?」正在书桌前写作业的一之濑停下笔,转过头来这样问道。

「不知道。」这样简短的回答了她。

「真是的,兔角同学有好好听课吗?今天老师刚讲过哦,普通工蜂在冬季寿命为3个月左右,夏季为1个半月左右……」

手机亮了起来,打开手机,发信人是『海马』。

『在你身边的是____』

这算什么?明明还没答出上一个问题,海马却又发来了新的问题。

「但是,女王蜂的寿命可没有这么短哦,啊,这是我在哥哥放的科普节目上学到的,女王蜂可有4-5年的寿命唷……」

在我身边的是……?

『敌人』试着把这样的答案发了过去。

「但是,稍微有点寂寞呢,女王蜂身边的人们,全都死去了,只留下了女王蜂自己什么的……」

『仆仆。又错了唷。』

啊啊,又是这样。

「兔角同学,兔角同学?有在听我说话吗?」

『目标』『垃圾』『伪善者』『恶意』『杀手』『危险』浮现在脑中的,这样的词。

「兔角同学,这个空里填『haru』怎么样?」

『haru』吗?确实现在是春天,但是这个说法不觉得莫名其……哎?!

「你,什么时候到我旁边来的?!」

被打断思考的东发现身边靠得过近的少女,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,声音也明显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为什么又是这样?为什么每次都无法警惕她的靠近?

「对不起,晴只是看到兔角同学对着手机发呆,所以过来看了一下而已,打扰到兔角同学了吗?」

这算什么?这种毫无实际意义的话语,却为什么让我无法对她生气?那个耀眼得想让我回避的笑容,却不会觉得厌恶。

「并没有。你刚刚说的『春』……」

「不是『春』是『晴』,一之濑晴。」

一之濑…晴?

不明白,无法理解…

「现在在晴身边,陪伴着晴,保护着晴的是兔角同学,不是吗?所以在兔角同学身边的也是晴,一之濑晴。」

一濑之又在笑着了,仿佛能够持续到永远的笑容,从令人窒息的黑暗中,将我拉入了光亮。

那让人鼻子痒痒的味道,肯定就是阳光吧。

「兔角同学,请把力量借给晴吧。晴一定要活下来,顺利从黑组毕业,然后继续笑着活下去,兔角同学会陪在晴身边的吧?」

是的,我并不是为杀掉什么人而活着,而是为了守护,为了守护一之濑晴而活下去。

『在我身边的是太阳。』

LB众对理树君的看法

虽然标题是LB众其实只有除去EX的可攻略女性角色


神北小毬

理树君是一个很温柔的人,他能发现我发现不了的事物,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,很了不起吧?


能美·库特莉亚芙卡

那个时候,我听到了理树的声音,肯定,是理树给予了我力量,power give me!


三枝叶留佳

理树君?啊,总是被我拉着在校舍跑来跑去的。你说抱怨?那下次用宇宙第一美味小叶子特制戚风蛋糕补偿他吧!


西园美鱼

直枝已经确认了「我们」的存在,所以要对「我们」负责,开玩笑的。


来谷唯湖

那个少年真是挺有趣的一个人,呐,你说像少年这个年龄的思春期少年,会想揉大姐姐的胸部吗?


枣铃

理树是重要的童年玩伴,但总感觉有些不一样,想要和理树待在一……你都让我说了些什么啊?!白痴!【高飞踢

#南北/言和# 你从来就不是任何人的替身

言和天依→言和阿绫

OOC严重。阿绫已哑设定



星期日,一如前几天的阳光明媚,天气预报中所说的大雨,仅体现在了空气的潮湿上,紧裹在身体周围,让人喘不过气。

但这种不舒适的天气,并未阻止人们想要愉快的度过周末的心情,步行街、销品茂等商业繁荣区,全部都堆积着人群,与上几个周末毫无差异。

当然,市中心如何拥挤,与这位坐在通往乡下的公交车上的少女毫无关系,虽然她并不是不想趁着周末,去商场购买几件喜爱的衣服,但是,今天是对于她个人来说,是颇为重要的日子。

「啊,阿绫的短信。」

坐在最后一排座位的少女,这样自言自语着,解开屏幕锁。

『你今天会去看望天依么?』

『当然会了。』这样回复给她了。

『我已经到那边了,那我在车站等你。』

真是个什么都爱问的女朋友呢。少女在心中这样感叹着,将手机塞回口袋里。并不想玩着手机游戏打发车上的时间,少女只是注视着窗外,看着外面一成不变的风景。

「不自主就想到三年前的事情了呢。」


三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快要下雨却满是阳光的日子,天依提出,要和阿绫一起去听演唱会。

那是天依迷恋的一个乐队,现在想起来的话,天依那段时间的唱歌风格,也和那个乐队有几分相似。

那天,自己刚好有商演,没办法腾出时间,天依应该是考虑到这一点,才提出要和阿绫一起去的吧。

但是那时的我,只是单纯的认为天依想要甩开我,连自己当天有商演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,「天依要被阿绫抢走了」心中满是这样的想法,说了很多会让阿绫受伤的难听话。

忍耐不下去的天依摔门而去,想要去追的我却被恰好到来的经纪人拦住了。

「没关系的,洛小姐有乐正小姐陪着,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,比起这个,我们还是先核对一下今天商演的内容和流程。」


『XXX站到了,请您从后门下车,下一站……』

「到站了呢。」

少女拿起放在旁边座位的包,向车门走去。

公交车上并没有多少人,要说为什么的话,谁会将自己一周两天的休息时间奉献给乡村呢。

这一站除了少女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下车,也是呢,这站是墓地嘛。

少女走下车,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在车站前等待的红衣少女。少女的五官并不出众,但却有一种能紧抓住别人眼球的吸引力,棕色的长发编成三股辫,垂至腰间。

「唷,阿绫。」

乐正绫这才发现少女已经来了,挥了挥手,一脸高兴的向少女跑来。

「等狠久了?」

摇了摇头,并没有说话。

真是个什么都不爱说的孩子呢,明明半个小时前给我发的短信,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吧。


少女和乐正绫并排走在路上,虽说这里是乡下,也并没有破烂到没有水泥路,必须走在土上的地步。「两个人并排走刚好」应该是这条路唯一的特别点了。

一路上,两人默默无言,没有任何人有过于异常或刻意想接近对方的动作,两个人只是普通的并排走着,在这令人不舒服的空气中。

「啊,到了呢。」

少女的声音显得分外突兀。走上前,宠溺似的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,这块墓碑之下,沉睡着自己心爱的人。

身旁似乎有些小小的动静,少女转过身,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棕发,正抹着泪水。

「怎么了?」少女将手从墓碑上离开,轻声关心着身边这个哭泣的孩子。

『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,才会变成这样。』

递过来的手机屏幕上,这样显示着,被眼泪沾湿的双手在打字时留下的水渍,还清晰的留在了屏幕上。

「没关系,这不是你的错。」

将哭泣不止的孩子拥入怀中,轻声在耳边安抚。


「呐,阿绫你还记得么?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呢,你打电话叫我过去之后,一直哭着,害怕得什么都干不了,那时我也是这样抱住你了呢。」

「被抱住之后,你很快就不哭了,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,被我抱住就那么让你安心么,啊哈哈,开玩笑的。」

「但是呢,在那么害怕的情况下,还能好好地打电话给我,把事件情况和你们的所在位置描述清楚,真是了不起呢阿绫,换做是我的话,肯定会吓呆在那里,连救护车都忘了叫吧。」

这些话,与其说是向怀中的孩子的说的,倒是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自言自语,回忆着那时候的场景,就会有一种「啊,这种事情确实已经发生了」的真实感。


「先把花摆上去吧。」

少女松开怀中的那孩子,泪痕虽仍留在脸上,却已停止哭泣。

「我说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啊。」

嘴上开着玩笑,完全笑不出来的少女,将贡品摆上碑前,小心翼翼的作业,就像对待一件易碎品。

「这个KISS,如果能传达给天国的你就好了呢。」

这样说着,吻上了墓碑。


天依过世之后,自己就和阿绫交往了。

是谁先提出来的,由于当时那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,早就记不清楚了,但出于对性格的考虑的的话,提出这件事情的人应该是自己。

大概当时两人都是从对方身上看到了天依的影子,才在一起的的吧,这样想的话,我们两个人不是同时被天依给NTR了么?真是的,明明都不在了还要给我们惹麻烦。

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,满脑子想的都是第三个人,正是因为两个人都是这样的状态,这种关系才能维持到现在的吧。

但是,这种状态是不是已经足够了呢?最近时时会这样思考着。如果只是一味的眷恋过去,就无法前进。


「呐,阿绫,现在也是时常想起天依吗?」

棕发少女点了点头。

「我的身上,有天依的影子吗?」

大概是为这个突然的问题感到困扰了吧,那孩子想向我传达些什么,但似乎对输好的话语感到不满,重复着删除,重写的过程。

「请不要再从我身上找寻天依的影子了,作为代替,我也不会再从阿绫身上看到天依了!」

那孩子一脸惊讶的抬起头,手上也停止了动作。

「请认真的看着我,我并不是天依的替身。不要再注视着我,心里却想着天依,请用尽全力的亲吻我,拥抱我,而不是天依。」

抱住了那孩子。

『你并不是任何人的替身,从来就不是。』

「钢之炼金术师」

一部会让人微笑的动漫。

也许这样说会有些奇怪,但在我心中它就是这样一种存在。

当看到兄弟两烧掉「过去」时,隐隐为他们可悲的决意而揪心;当看到福爷爷被贯穿身体时,躲去卫生间中默默对着镜子流泪;当看到豆丁将温莉拥入怀中,对着屏幕自顾自的笑了起来。

那对兄弟两,虽然没有获得他们最初想要得到的,但他们在追寻的过程中成长了。

离别、敌意、友情、亲情……一切的一切,影响着他们,塑造着他们。

兄弟两最终并没有得到他们一开始所追寻的,并不应存在的事物,夺回了本该属于他们的,不应失去的事物。

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。与其这样说,不如说,一切才从这里开始。

至于说微笑,是因为欣慰么?当初那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少年,如今终于成长为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出色的男性;是因为喜悦么?经历了如此的艰辛,付出了如此的汗水,终于获得了「最好」的结果。

在梦中,你还是那个一袭红衣,狂妄自大的少年。

晚安,豆丁。

DCVP.告白ver

健气[?]DC与傲娇VP的告白故事请食用w

OOC严重请注意。

 

「呐,给我适可而止一点,尾随了我这么久,也该出来了吧?」

VP停下脚步,转身朝身后喊去,接着,从树后的阴影下走出一个少年。

「哟,VP。」

「什么啊,是DC啊。」VP别过脸去,以掩饰自己对这位少年以意外方式的出现而扭曲的脸部表情,「怎么了,突然干这种事情,下次在这样我以后就叫你STK了唷。」

「还是饶了我吧。」DC挠了挠头,有些害羞的样子,「VP我喜欢你。」

「什什…什么?!」VP一瞬间竟慌乱了起来,「突…突突然说这…这种事情干什么?!跟踪别人太久结果脑子坏掉了么?」

「噗。」

「笑什么啊。」VP埋怨着。

「抱歉,害羞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太过可爱了。」

正如DC所说的那样,此时的VP双手以不自然的方式抓住衣摆,涨红着脸,因害羞与不知所措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。

「呐,我喜欢你。」DC将这样的VP拥入怀中。

「啊啊,真是的。」略带哭腔的声音还有些颤抖,紧拥着对方,害怕着下一秒触碰着她的身体的这位少年就会消失。

尽管如此,VP却还是说着与心情相反的话,「下次再开这种恶劣的玩笑,看我打飞你唷。」

「恩。」轻声应着。

「我也是。」

 

PS.STK=跟踪狂